1. <em id="nfuun"></em>
        <button id="nfuun"><acronym id="nfuun"><u id="nfuun"></u></acronym></button>

        <tbody id="nfuun"><noscript id="nfuun"></noscript></tbody>

        <s id="nfuun"></s><dd id="nfuun"></dd><ol id="nfuun"><samp id="nfuun"><blockquote id="nfuun"></blockquote></samp></ol>
        CN | EN
        搜索

        新聞中心

        【經濟觀察報】新十條后四十八小時

        發布時間:2022-12-09 閱讀量:585 來源:經濟觀察報 報道組

        新聞鏈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51739679268971500&wfr=spider&for=pc

         

        北京后海,12月7日,酒吧店主李松(化名)動手拆掉了店門口的門磁,準備第二天的營業。數天前,李松核酸檢測“十混一”出現陽性,按規定需要居家隔離一天,隔離期早就過去了,但工作人員好像把他忘了。

         

        店中數日,店外世界光景卻陡然一變。

         

        同日十三點半,“新十條”發布,核酸檢測、隔離方式、風險區劃分等措施在11月11日的“二十條”之上進一步優化。多地迅速根據“新十條”調整了區域內的防控政策。

         

        防控主題新聞發布會“告一段落”,轉向社會生活常態化發布會;國鐵集團也隨即發文,購票、乘車及進出站停止查驗48小時核酸證明和健康碼。次日,上海迪士尼樂園重新開放,清潔工開始清理鄭州地鐵2號線花園路進站口印有二維碼的標示。

         

        常態核酸、48小時、封控、密接,這些在過去一年甚至三年逼近每個人生活的詞語,在完成最后一輪沖刺后,開始如潮水般退出人們的生活,同時,人們也開始適應嶄新的生活節奏。

         

        重慶的社區工作人員發現居民的口罩帶得更緊了;石家莊石藥大藥房四類藥品(退燒、止咳、抗病毒、抗生素類藥品)銷量從11月至今增長了6倍;江蘇貨運公司負責人高朋發現,盡管政府不再對核酸檢測做出要求,但部分工廠由于員工密集,依然需要貨運司機提供核酸檢測證明。

         

        醫療機構開始全力運轉起來,以迎接新冠患者高峰期。余昌平所在的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科已經出現個別保潔員、陪護人員感染病例,余昌平做好了準備,他說,“以后會慢慢多起來,成為一種常態”。

         

        余昌平參與過2020年武漢第一波疫情防控,也是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新冠病毒防治專家組成員中首例感染者,感染后他居家自愈期間,曾用視頻記錄自己病癥的全過程,并發布在社交媒體上,在彼時的武漢,為這座城市的人們帶來了慰藉和鼓舞。

         

        2019年12月,武漢出現新冠肺炎疫情;2020年1月2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2020年第1號公告,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乙類傳染病,并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三日后,武漢封城,人們開始進入這場與病毒持續三年的拉扯之中。

         

        如今,這場漫長地拉扯終于走到了一個關口。

         

        確定

         

        大岳咨詢董事長金永祥在不久前在位于北京的辦公室中特意組織了一次視頻分享會,內容是科普感染了新冠病毒對個人的身體影響,以此來降低公司員工對新冠肺炎的陌生感。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內,基于疫情等相關的情況,這家主要為地方政府提供項目服務咨詢的公司不停地更新最壞的打算,擔心自己有一天會發生現金斷流的情況,更艱難的是,金永祥無法判斷這種情況還要持續多久。

         

        現在,他開始感受到了某種確定性,并樂觀地預計,春節后市場就會恢復。

         

        隨著“二十條”、“新十條”對防疫政策的逐步優化,人們開始察覺到一些確定性,并據此調整自己的預期。

         

        12月4日,一支由浙江省商務廳等省級部門相關負責人及企業代表組成的隊伍驅車前往浦東機場,開啟為期6天的德國、法國之行,這次歐洲行是浙江省“千團萬企拓市場搶訂單行動”首站,也是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由省級商務部門帶隊出國的第一團;五日后凌晨,蘇州赴歐包機搭載200多人從南京祿口國際機場起飛,赴法國開展經貿洽談招商引資;同日,深圳全球招商大會召開。

         

        個體戶張娜動得更早。12月1日,在朋友圈看到解除靜默的消息后,位于河北任丘市的張娜決定出攤了。她帶上口罩、手套,用三輪車載著煮麻辣燙的食材、設備,在家人的擔憂下,出了家門。

         

        張娜有些害怕疫情,一開始她只是埋著頭地煮,鮮少與顧客交流,但隨著網上關于新冠病毒的科普越來越多,她聽說即使不幸“中招”陽性了也只是發燒幾天,她開始放下心來。

         

        張娜周邊工業區逐漸復產,熙熙攘攘的人群早早買空了小三輪車上的所有食材,12月7日這天,張娜賣出了70份麻辣燙,一個兩倍于此前的營業數據。她開始設想未來:定制印有品牌標識的專屬餐具、加入一些飲品、進行分檔、增加種類和范圍、在夏天的夜市增加攤位……

         

        同一日,北京后海邊的李松拆掉了店門口的門磁,在近三年的時間中,李松的酒吧總有半年以上沒正常營業,能營業的時候,客流量也不如疫情前,2019年酒吧重新裝修了一次,百萬元的裝修成本至今未能收回。

         

        即便如此,李松還是挺滿足的,他說2019年后海有100多家酒吧,目前就只剩30多家,太多同行倒閉了,還能維持下去已經是一種幸運,“我至少還能給員工開工資,樂隊幾個哥們、店里一個服務員、兩個調酒師、一個廚師都算有了就業,每個月都有幾千塊錢收入,這是我最大的成就,我的堅持是有價值的”。

         

        目前,李松顧客群里,一些感染新冠的顧客會把癥狀寫出來發進群中,“大家看在眼里,也就比較放心了”。

         

        觀望

         

        12月8日下午,北京五環外的商場空空蕩蕩,一些店面仍處在暫停營業的狀態,盡管進入商場和電影院均可以不查驗核酸陰性證明,但觀影人數如預想般的,并沒有明顯提升。

         

        防控措施調整優化后,觀望、猶豫、擔憂仍然是這個過渡期一種普遍存在的情緒。

         

        多家影院人員和餐飲公司拒絕了此次的采訪,他們要處理一系列棘手的問題,比如員工感染帶來的崗位人數短缺,“正在混亂期”,一位餐飲業人士說。

         

        當大家意識到“每個人是自己健康第一責任人”時,壓力迎面走向每個人。

         

        重慶一位社區工作者觀察到了這樣的情況,在防控措施優化后,居民個人的防范反而增強了許多,在11月重慶這一輪疫情前,很多人出門已經不帶口罩了,但現在基本都戴著。

         

        從11月14日,石家莊短暫調整疫情防控措施開始,石藥大藥房四類藥、抗原、口罩的銷量劇增,11月初到現在,整個四類藥銷量大概增長了六倍。

         

        石藥大藥房總經理田磊每天奔波于找藥、送藥之間,給藥店的送藥頻次從三天一次變為目前的每天一次,有時凌晨一點還等在倉庫門口,準備給藥店加急配送。

         

        他需要精密地計算庫存量,備少了,怕不夠賣,備多了,怕需求突然降下來,貨就積壓了。他們的計算邏輯是,先取近三天的銷售量為一個尺度,再取近一個月的銷售量,最后得出一個日均銷售量,備上60天以上的量。這樣一來,現在要備的貨至少是以前的六倍。“我認為人們對四類藥的需求還沒到高峰值,短期內不太會出現積壓”,田磊說。

         

        對于個人的藥物儲備,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癥科學科帶頭人周新給出了幾個原則建議:沒有基礎疾病的人,沒有必要備特別多藥;有基礎疾病的人,準備常用藥,也不用備太多,備2-3個月的藥就夠了;有慢性氣道疾病的人,咳嗽化痰的藥要有所準備,包括桉檸蒎在內的這類藥物可以增加排痰;制氧機、呼吸機,如果原來不用的,不需要準備。

         

        備戰

         

        周新所在的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近段時間的準備是,發熱病人要走發熱門診通道,查核酸、兩小時出報告,報告陰性才能進入。如果核酸陽性,病人就要轉到定點醫院――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

         

        針對住院病人,醫院設置了緩沖病房,也設置了緩沖的ICU病房。假設病人來自高風險地區,就先在緩沖的ICU里治療,即便病人是陽性,也不會造成大面積的爆發流行。周新稱,上海的醫療機構都是這樣處理的。“經過三年新冠肺炎疫情,醫院遇到突發傳染病的診斷流程、治療流程也基本建立了。”周新說。

         

        政策端也在推動。12月7日,為指導醫療機構進一步優化就醫流程,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綜合組公布了《關于進一步優化就醫流程做好當前醫療服務工作的通知》,明確各醫療機構門診區域要劃分出核酸陽性診療區和核酸陰性診療區,分別接診相應患者。

         

        12月9日,政策再進一步,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司司長焦雅輝表示,之前新冠陽性是去定點醫院,接下來所有醫療機構都要接診陽性患者,不得以核酸結果來區分是否接診,患者不用擔心醫院不接診。

         

        三年疫情中,中國醫療系統經歷了持續、高強度的考驗,特別是武漢、上海等曾出現過疫情高峰狀態的城市,如今,憑借此前積累下來的經驗,他們正在全力準備,迎接接下來的關鍵一仗。

         

        12月7日晚,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科醫生余昌平專門寫了一條微博,科普感染奧密克戎的表現,什么樣的癥狀需要看病,什么時候自己吃藥就好了。

         

        余昌平說,接下來幾個月,社會面感染規模有多大,對醫院沖擊怎么樣,怎么應對?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余昌平建議,政府部門需要未雨綢繆,要提前規劃。比如說增加發熱門診,現在公立大醫院發熱門診可能就一兩個科室的幾個醫生在支持,以后需要擴大門診區域、增加醫護人員。隨著病例增加,定點醫院和方艙醫院也要有所增加,重癥監護室也需要加強建設。

         

        武漢是第一座迎戰新冠肺炎疫情的城市。這三年間,余昌平沒回過老家,跨市跨省的活動也基本都取消了。“放開后,醫療機構成為壓力最大的地方。”醫生集團創始人張強說。

         

        張強醫生集團是中國首家醫生集團,擁有亞洲最大連鎖下肢靜脈曲張治療中心。在過去三年中,疫情對這家醫生集團的運營帶來了很大影響,每年現金流損失超過千萬,因為部分地方的“一刀切”政策,一些地方的診所遲遲無法正常運營,今年10月,張強正式關閉了杭州的診所。

         

        為應對疫情影響,張強也在不斷尋求創新的模式。2020年疫情剛開始時,張強醫生集團就推出了空中門診,一直延續到今天。

         

        三年帶來的改變是巨大的。

         

        此前,在余昌平的科室,冬季流感患者特別多,病房床位需要排隊,加床后都很難排上。三年來,人們都戴著口罩,感冒、慢阻肺、哮喘等呼吸道疾病發病率都降低了,患者數量也減少了很多。

         

        重逢

         

        北京時間12月7日下午,美國西雅圖的夜晚時分,一則國內疫情管控政策優化的信息出現在婧婧所在的一個華人群,群內的消息瞬間“炸”了,“可以回家了”,婧婧說。大家紛紛開始搜索機票。當晚,婧婧就有朋友在朋友圈曬出了一張回國的機票訂單,并附言“積極響應國家政策”。

         

        疫情爆發之后三年,一些海外人員因為隔離時間、機票價格等種種原因,在回國時面臨著諸多的挑戰。

         

        婧婧已經算是其中“幸運兒”了,她曾在疫情爆發之初的2020年春節回過老家南昌,但彼時正值國內疫情爆發時期,與親友短暫地團聚了不到一周的時間。

         

        和婧婧一樣,“新十條”發布后,日本留學生呂震立刻查了春節回哈爾濱的機票,單程降到4900元,是疫情三年以來最便宜的一次。此前疫情中期最高達到過14000元。這次國內管控整體放松,也讓他卸下對隔離時間的防備。今年2月,呂震因家里有急事,不得不回家,但一落地就是隔離35天。疫情前兩年,怕隔離耽誤時間,呂震從未回過國。

         

        此次“新十條”暫未涉及入境人員管理,但此前的“二十條”已經將針對入境人員的防疫政策從“7天集中隔離+3天居家健康監測”調整為“5天集中隔離+3天居家隔離”。在12月7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上,國家衛健委發言人米鋒還表示:“對于入境人員管理等外防輸入的措施,將依法依規逐步推進、加快推進,進一步優化完善。”

         

        恢復的航班,載著歸家人的急迫,也開始緩緩的在航道滑行。“明天開始,航班陸續增加,召集所屬保障人員做好準備。”12月8日上午10點,國內大型航空公司西北分公司空乘張峰在工作群里收到通知。

         

        當日下午2點,張峰工作群里再次收到通知:“明天開始,航班大規?;謴?,請涉及工作人員做好準備工作。”

         

        新十條發布后,12月8日、12月9日,張峰所在航空公司西北分公司航班數量立刻上升至4、6班次。而在12月初,航班數量僅維持1至2個航班。

         

        航班數量的陸續增加意味著張峰及同事們即將再次迎來繁忙的工作。這一刻他們等待了三年。而在此之前,回顧整個2022年前11個月,航班數量的銳減,從疫情前每天近20個航班銳減至每天僅兩個航班左右,航班數量銳減超90%。

         

        2022年前11個月,張峰的航班飛行時間銳減超90%。12月8日,張峰打開公司后臺飛行時間記錄,6天、8天、5天、1天、1天,分別為張峰7至11月飛行的天數。張峰的工資收入主要與飛行時長掛鉤,飛行時長的銳減也導致他的工資發生驟降。2022年下半年,他基本只拿了基本工資。

         

        愿望

         

        在日本的時候,呂震已學會與病毒“共存”。“都是自我隔離。如果覺得不行了再叫救護車,但去三天就得出來,有個朋友當時覺得自己還有點不舒服,但醫生說你已經好了,不能在這里呆了”。

         

        呂震對國內的疫情防控很有信心,他決定政策逐步完善、情況平穩后,回國安定下來。

         

        有太多的愿望、相逢和嘗試在三年間被耽擱了下來,也有太多不得已的改變在三年間發生,如今,那些被中斷、被撲滅的又重新開始蔓延、點燃。

         

        婧婧計劃明年上半年回國,她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在自己房間的床上躺一躺,在椅子上讀讀小說,那是一個近3年幾乎少有人進入的房間,但也是自己曾經20多年的歲月里最喜歡一個人獨處的地方。“只有那里能讓我有家的感覺,有心安的感覺”。

         

        李松相信酒吧的生意會逐漸好起來。年輕人工作壓力大,他們喜歡在李松這里這感受到自由和放松。平時,李松會和樂隊在臺上邊唱歌邊聊天,客人高興了也上臺唱兩首。

         

        李松三年沒帶家人旅游了,疫情前,一家人還常去東南亞玩玩。這次李松打算先在國內轉轉,到處逛逛,嘗嘗各地的好吃的。

         

        12月8日,盡管直到晚上9點,張娜還沒有洗完當日的餐具,但沉浸在未來暢想中的她忘記了疲憊。晚上入睡前,張娜在網上下單了一套專業的直播設備,計劃在出攤的時候進行直播。

         

        “或許2023年不會再這樣艱難了”,張娜在結束采訪時對記者表示。